当前位置:首页 >政协工作 >工作研究

让民主监督的“柔性”变成“柔韧性”

发布时间:2012-06-13    发布者:超级管理员    浏览次数:30033

    民主党派和政协的民主监督通常被称为“柔性监督”,这是因为,第一,民主党派和政协的民主监督不是法律监督、不是行政监督、不是纪律监督,所以它不“硬”。第二,民主监督对于被监督者只是一种协商性的“提意见、作批评”,可供被监督者参考,被监督者可接受可不接受。
  但柔性监督并不是可有可无的监督。按照毛泽东的说法,“我们有意识地留下民主党派,让他们有发表意见的机会”(《论十大关系》),“这是因为一个党同一个人一样,耳边很需要听到不同的声音。”(《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按照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安排,民主监督以各民主党派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为前提,不影响执政党的领导地位和权威,有利于执政党政治权威的理性化,有利于实现中国现代化建设所需要的政府主导的高效率,它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建设所需要的。
  问题在于,如果柔性监督过“柔”,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民主监督功能不能得到有效发挥,这一制度的合理性和存在价值就会受到质疑。能不能通过民主监督职能执行者的积极作为和必要的制度程序安排,让“柔性监督”的“柔性”变成为“柔韧性”,使民主监督更为有效呢?全国政协委员蒋洪的经验表明,这是完全可能的。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民革党员蒋洪从2008年起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从第一次参加全国政协大会起,他就一直关注政府财政信息公开的问题,每年都就此提出提案,被媒体称为“麻辣委员”。对这个称呼,蒋洪颇为不满。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你看,有很多非常正常、非常基本的要求,你直说了就变成‘麻辣’了,说明我们社会的口味已经很怪异,把基本要求当做一种美德了。”其实,所谓“麻辣”,就是民主监督有了力度、有了一定效果的意思。
  事实上,蒋洪委员所要求的财政信息公开,虽然是一个“非常基本”的要求,但也确实是一个“麻辣”的问题。我国政府是人民政府,公众一直对政府很放心、政府财政也一直没有公开的习惯,所以当人们特别关注这个问题的时候,难免让一些政府官员乃至一些公众感到“麻辣”。另一方面,其实现代民主政治的核心问题就是财政预算的管理和监督,主人如何掌控“公仆”收钱花钱的问题,本来就是政治生活中最“麻辣”的问题,这是世界各国公共政治的共同特点。关于政府职能的研究表明,政府权力也就是“事权”和“财权”这两个权力,说白了就是花钱办事。对政府来说,没有钱就办不了事,所以财政收入是多多益善;而对于公众来说,虽然政府服务是公众所需要的,但政府以服务的名义拿走公众的钱,怎么拿、怎么花,必须让公众了解、必须合理。如果人们因为对财政预算管理和监督的问题感到“麻辣”,本应习以为常的问题却认为不同寻常,恰恰表明问题已经到了迫切需要解决的地步了。
  蒋洪委员关注这一问题的方法很简单:一是建立课题组。蒋洪作为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组织了一个“中国省级财政透明状况研究课题组”;二是调查研究。课题组以网上搜索、出版物查询、信息申请等方法,对中国大陆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的省本级财政信息公开状况进行了调查;三是持续跟踪。课题组从2008年起一年一度提出研究成果;四是转化成果。将课题组的成果改写为个人提案,每年在全国政协大会上提出。蒋洪的经验表明,有了这四要素,“柔性监督”的“柔性”就可以变为“柔韧性”,就能够发挥有效作用。这是因为,民主监督虽然触及敏感的利益问题,但监督者和被监督者都是为公共利益服务的,互相之间是协商的朋友关系,更易于被监督者接受;民主监督体现公众意愿,是建议性的,因而是被监督者没有理由拒绝的;民主监督虽然没有强制性,但监督者可以不断提意见、作批评坚持不懈,直到被接受为止。民主监督既不损害执政党和政权机关集中统一领导的权威性和有效性,又能够通过监督来保证执政党和政权机关领导的理性化和合法性,是有中国特色的积极的政治制度设计。
  蒋洪的研究是以学术研究单位的名义进行的,相关提案是以个人名义提出的,这样一种“势单力薄”的监督尚且引起了不小反应,试想,如果民主党派和政协组织以组织的名义进行这样的民主监督,其力度和效果会不会更具效力?因此,建议各级民主党派和政协组织按照有关文件的规定,以调查研究、提出提案的方式对包括财政资金在内的公共财产的管理问题进行民主监督。我国政府是全体人民的政府,国有财产属于全体人民,某一个民主党派或者政协组织,是可以对国务院某一个部、某一个省政府、某一个大型国有企业、某一个国有事业单位等提出提供财政信息和预算执行情况的要求的。不仅仅财政问题,只要是《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建设的意见》和《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工作的意见》及政协章程所要求监督的内容,都应当进行监督。相信只要各级政协和民主党派组织积极努力,就一定能够把柔性监督的优势挖掘出来、发挥出来。
(作者蔡永飞系民革中央办公厅副主任)
【关闭页面】